入托率低托育服务严重不足 托管孩子成职场父母难题

发布时间:  2018-3-26 15:55   查看:11060

  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不到4%,托育服务严重不足

  托管孩子成了职场父母难题

  本报记者 赵剑影 刘旭

  “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问题日趋明显。”新野鼎鑫电子精工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馨说。作为两家公司的总经理,她发现公司里很多已生育一孩的女职工想生二孩而不敢生,怕没人照看。

  近年来,虽然国家放开了二孩政策,但从国家卫计委的统计数字来看,2017年全国住院分娩数为1758万,比2016年的1864万减少106万,下降5.7%,出生人口数不升反降。二孩养育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和照料负担,被认为是影响育龄妇女生育意愿的三大重要原因。如何缓解0至3岁婴幼儿入托难、入托贵,解决职场父母的孩子托管难题,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公共问题。

  托育服务不足,入托率较低

  调查显示,目前,我国有32.9%的3岁以下婴幼儿全职母亲因孩子无人照料而被迫中断就业,平均中断就业时间达两年以上。在未中断就业的母亲中,超过47.8%的女性因照料孩子每月平均请假1.7天。60.7%的“一孩”母亲因为“没人看孩子”而不愿生育“二孩”。

  “目前市场上招收3岁以下儿童的幼儿机构,大多以早教为主,主要是为幼儿提供音乐、美术以及智力开发的课程,存在费用高昂,上课时间不配套等方面的问题。”王馨说。

  记者采访发现,这些幼儿机构,除了费用高,数量也十分稀少。“优质公办园难以满足公众需求,民办园提供的普惠性服务又较少。”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3岁以下儿童照料的政策体系不够完善、机构运营风险压力大等因素,服务供给严重不足。

  托育服务不足,导致部分幼儿机构超负荷运转。据了解,2016年,我国幼儿园共有23.98万所,在园幼儿达4413.86万人,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共有249.88万人。师生比达到1:17.7,远低于1:5~1:7的教育部规定标准。

  据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伊彤向《工人日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我国城市中,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不到4%,而发达国家该比例平均高于30%。

  普惠园供给数量如何增加?

  社会上的幼儿机构少,一些企事业单位为了解决职场父母的孩子托管问题,尝试自己开办托幼班。“我所在的学校女职工占大多数,为了帮助女职工减轻照看幼儿的负担,让她们能够安心工作,我们尝试着在学校里开办了两个托幼班。职工们每天上班来把孩子放在托幼班里,下班之后再领走,应该说较好地解决了女职工的后顾之忧。”山东英才学院董事长杨文介绍说。

  然而,企事业单位力量有限,解决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难,还需全社会的共同参与。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表示,可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普惠性幼儿园,改扩建薄弱幼儿园,新建小区、旧城改造按需配套普惠性幼儿园,办起更多优质园。通过标准化、高水平幼儿教育,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

  “城镇街道和大型居民社区也可利用公共服务资源推进社区托育服务建设。”伊彤认为,可以通过税收优惠、提供场地条件、政策支持等方式,鼓励社会力量开办社区连锁式的托幼看护服务网点;通过考核评估,对一些口碑良好、服务较规范的机构采取备案制,并依据相应规范对其进行管理监督。

  托育公共服务体系亟待重塑

  “二孩政策落地后,培育婴幼儿群体需要社会政策支持,但目前我国促进3岁以下儿童托育服务的法规政策还有待完善。”多次呼吁重视学前教育的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表示,当前我国对于政府主导、多元举办托育服务机构缺乏有力有效的支持性政策。

  “政府对民办托育机构进行扶持,不是找不到‘门槛’就是‘门槛过高’。有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想开办婴幼儿日间照料中心或全日制托育服务早教中心,有的想在社区开设小型互助式托育服务机构,可大多数难以获得资质许可。”黄细花说。

  “从公共服务层面推进婴幼儿托育服务,是解决婴幼儿托育问题的重要举措。”伊彤说。

  “0~3岁婴幼儿的看护及教育问题已经不单纯是一个孩子、一个家庭的问题,更关系到社会的发展。基于巨大的社会需求,婴幼儿托育公共服务体系亟待重塑。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政府、妇联、社区、高校、社会资本等各方力量共同参与,形成合力。”杨文表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