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链接侗族的过去和未来

发布时间:  2018-4-9 18:06   查看:8114

许伟明


杨应琪,出生于黎平县茅贡乡,贵州民族建筑工艺大师,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一直在建造侗族建筑。现今,对他来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大半生的辛劳,换来自己和子女的生活富足。并且,高超的手艺也有儿子、徒弟们继承。


黎平是贵州黔东南州的下辖县,地处湘黔苗侗聚居区腹地,聚居着全国最多的侗族人,也积存着最完整独特的侗族木建。营造技艺靠着老杨这样的匠人,代代相传。


杨应琪生活的高进村在一个小盆地边缘,沿着山脚平缓的坡度修建。民居的黑瓦和年久的深色木板墙,显露着农耕文明仅剩不多的安详清静。鼓楼立于中央,安详清静里又多份庄严。


在一口水塘边,矗立着高耸的鼓楼。它是这里最高、最重要的建筑。作为侗族建筑中最具象征性的符号,鼓楼几乎是每个侗寨所必不可少的。


侗族民居建筑多为吊脚楼,底层架空,上层住人。鼓楼也是一种吊脚楼式建筑,它的底层高高架起,形成为一个亮堂的活动空间。


杨应琪说,鼓楼就是每一个寨子的天安门。鼓楼的空间供村寨人们议事、聊天,是村寨的政治、文化中心。鼓楼中央是一个火塘,夏天可以围着喝茶,冬天也能围着烤火取暖。鼓楼里藏有大鼓,遇事敲鼓召集村民,所以叫鼓楼。


鼓楼也是一个侗族寨子或族群的象征。一个侗族寨子若无鼓楼,等于宣告自己的弱小。在一些大的侗族聚居点,会出现两个及更多的鼓楼,不同族群的相互竞争通过鼓楼展示出来了。


杨应琪说,建鼓楼有一句行话叫“鼓楼不见柱”:从外面看鼓楼,是不能看见里面的柱子。正是因为这种讲究,鼓楼的层层屋檐相隔很密。


鼓楼的屋檐檐角总要挑出并翘起,沉重的建筑变得轻盈许多。和汉地木塔常用的用斗栱支撑飞檐的做法不同,鼓楼屋檐没有用斗栱。用到斗栱的是刹顶,密密麻麻的斗栱,仅将刹顶的屋檐挑起,还有很好的装饰效果。初中毕业后,杨应琪开始随舅舅学木工。


鼓楼建造在上世纪90年代又掀起高潮,村民们也集资修复被拆掉的老鼓楼。高进鼓楼在1995年重修,杨应琪作为本村人参与设计修建。同时也参与了其他许多村寨鼓楼的修复。


独柱鼓楼很罕见,更常见的是四根楼心柱的结构。像高进鼓楼,平面为“回”字形,四根粗壮的楼心柱在“回”里面的“口”的四个角,外围的“口”则均匀地分布边柱。四根柱子相比单柱,不仅在承重和维持平衡上具有明显优势,而且楼心柱的中央安置火塘,与门口、灵堂同处中轴线,庄严许多。


截至目前,大大小小的鼓楼,杨应琪已修建了七八十座。所有的鼓楼都不同,都需要重新的设计和计算。工匠根据不同的地形、不同村落的偏爱去设计不同高度、层数、檐角的鼓楼。这要求每一个工匠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艺,去不断修建全新的鼓楼。


黎平县有鼓楼350余座,超过全国总量的一半。数量如此之多,却没有两座外观一样的鼓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