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管员练就“火眼金睛”:一栋楼700多人都能认全

发布时间:  2018-7-6 15:42   查看:11511

  


李霞和大学生们在交流。


执笔: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雷宇 通讯员 刘明杨


当要面对校园的教授和同事作报告的消息传来时,平日里大方外向的霞姐一度紧张得吃不下饭。


在武昌理工学院的校园里,这个东四栋的宿管员,是女大学生们“火眼金睛”的保护神,也是没有代沟的最潮霞姐;有女生在她身上找到了“妈妈的味道”,她连续8个春节在学生宿舍度过。


6月初,在由中国教育后勤协会学生公寓管理专业委员会主办的高校后勤“最美公寓人”评选中,李霞从全国数万名宿管员中脱颖而出,被授予“全国十大最美公寓人”称号,也是湖北省唯一一位获奖者。


6月21日,武昌理工学院组织李霞事迹报告会,向全校师生发出了向一名普通宿管员学习的号召。


李霞曾在武汉著名的电脑一条街广埠屯经营一家电子产品店。2009年,她追随做辅导员的丈夫来到该校,当了一名宿舍管理员。


楼栋里所有的进出登记、维修登记、重要事项通知等,在别人眼里是机械的重复工作,李霞却希望琢磨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最初的想法,只是为了“不给当老师的丈夫丢脸”。


每年9月,新生开始报到,入住宿舍。为了尽快熟悉学生,李霞会一个个做好信息登记,一有空就翻看新生住宿信息卡;晚上值班,再专门到新生宿舍走访。


她给自己提了一个小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每名学生的相貌、专业班级、寝室号以及家庭住址。


平时,李霞都会坐在公寓里,看着走进走出的学生,从她们各自的特征去观察、判断,比如身高、体型、长相或者打扮,久而久之脑海里就会对她们形成一个大致的印象。


李霞也会主动去问同学们叫什么、家在哪里,特别是看到那些比较害羞、不爱说话的学生,就喜欢把她们拉过来聊天,熟悉之后,同学们就会主动地打招呼。


渐渐地,李霞练成了一双“火眼金睛”。一栋宿舍楼700多人,她虽不能一一叫出名字,但都能认全,三分之一以上的同学可以道出姓名、专业甚至家庭情况,没有一个“不速之客”可以逃出她的“法眼”。


“我眼睛小但聚光,只要我在门口坐着,就不可能有一个陌生人进去。”李霞笑着说,“女生宿舍必须绝对安全,我的职责是替她们的父母好好照顾她们。”


每天早晨6点多宿舍楼开门,是小偷小摸最容易混进宿舍的时候,李霞的“三板斧”屡试不爽。“你叫什么?哪个宿舍的?你的素质教育导师是谁?”3个问题一出,小偷没有不露馅的。


有人冒充院系辅导员、学生会成员和社团成员,混入新生宿舍实施诈骗,李霞制止预防的推销骗局就有20多起。


学校宿管科每年开展“火眼金睛”宿管员认人大比拼,李霞年年得冠军,还都是满分。


除了做大学生安全的“保护神”,这个天生热心肠的宿管员,还希望能成为孩子们的“知心人”。


李霞深知,要想抓住青年学生的心,必须要积极学习,“跟上她们的步伐,会讲她们的语言。”


看到不忙的同学,她总是主动请教,学会了用QQ建群,学会了用微博微信,成为学校里第一个建楼栋QQ群、微信群的宿管员,通过这些平台可以及时发布通知、反馈情况、沟通信息,更好地为学生服务。


李霞建的学生QQ群,已有500多人加入,她的QQ好友里,有近400人是宿舍学生及学生的父母。只要有空,李霞就主动和家长聊天,和他们一起交流学生成长。


李霞做宿管员的消息渐渐传开,同学、朋友们都对这个选择不理解,在他们看来,这份工作琐碎而且待遇低,是大学里最普通、最辛苦的岗位。


“李霞,你这么年轻、又这么能干,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做宿管员呢?”这样的规劝一度让耳朵都起了茧子。


这个以前一个月收入超过现在一年的女强人也曾一度犹豫彷徨,“说实在的,听到这些话,我对自己究竟能做多久,心里特别没底。”


但她很快找到了更多的存在感。


由于和学生聊得来,不少学生还主动把她拉进班级QQ群,有了生活中的难题,同学们也总是去找“霞姐”倾诉。


一次,一名学生身体不适在寝室哭,李霞知道情况后给学生冲红糖水,用热毛巾敷肚子,晚上给她煮面条,还送她去医院,让她感受到满满的温暖。


护理学院的大二学生赵轩(化名)在她身上找到了“妈妈的味道”。


刚入校时,赵轩慕名找到霞姐,说自己头总是特别痒。李霞让她到自己寝室坐下来,仔细查看,发现头上有虱子。


赵轩的妈妈已经去世了,她的爸爸还要带她妹妹,对她照顾没有那么细致。赵轩利用假期打工挣学费,虱子是因为打工的地方环境恶劣而染上的。


听了赵轩的介绍,李霞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一边安慰赵轩,一边帮她喷药治疗。之后,李霞对赵轩更多了一份留意,专门帮她介绍了给小学生做家教的兼职。赵轩感冒了,李霞帮她煮生姜可乐;寒假里,赵轩兼职打工的地方不包住宿,李霞陪她住学校宿舍。


在学生李萌眼里,李霞简直是一个“百宝库”。


李萌刚入校不久就有了创业的念头,经常拎着箱子出门给人做皮肤美容,李霞很快就注意到这个特别的孩子。交流时正好得知她准备签合同租房子,做过多年生意的李霞马上给出专业的建议,及时阻止了一次冒失的投资。


心细的霞姐还有“胆大”的传奇故事。


2013年11月,一个周末的凌晨,平时睡眠就浅的李霞被楼上的声音惊醒,正疑惑间,一个女生推门喊她,声音急切而紧张。


平日里,为了让学生随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她所住寝室的门无论工作或休息都是虚掩着的。


原来,一个陌生男子翻窗进入二楼一间宿舍阳台,击碎后门玻璃进入宿舍,向两名女生索要笔记本电脑和现金。


其中一名女生趁男子不注意,跑出宿舍向李霞求救。李霞迅速披衣起身,给保卫处打电话报警,并喊醒住在隔壁的宿管员。


李霞拿起一根钢筋跑上楼,推开寝室门,对着盗贼大吼一声“干什么”,接着对宿舍内另一名女生喊“你出来”。


那名女生一看霞姐来了,迅速跑出寝室。李霞看到盗贼惊慌迟疑,将盗贼反锁在宿舍,随后与赶来的保卫处人员一起成功制服盗贼。


整个事件前后不过5分钟。李霞事后回想起来,自己都有些后怕。


这个宿管员不仅管生活,还管思想。


一天晚上,李霞正在吃饭,突然听到有学生说有人要跳楼,她放下饭碗,一边给学院领导打电话报告,一边冲上楼去。


学生看到她气喘吁吁地跑来,哇的一声哭了:“霞姐,我失恋了,我不想活了!”


李霞抱着学生,如同抱着自己的孩子,轻声安抚她。那天晚上,李霞和她的辅导员一起陪着她,听她诉说自己的恋爱经过,推心置腹地帮她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学生的情绪也慢慢缓和下来。


“20岁的孩子就像花儿一样,他们有时候非常脆弱”,李霞说自己不会讲大道理,天气转凉时的一句叮嘱,考研前夜的一句鼓励,感冒时送上一碗姜汤,情感受挫时一个温暖的拥抱……她的陪伴无疑给了“花儿们”最大的安慰。


还有一天傍晚,一个学生情绪不太好,单脚已跨到阳台外。李霞赶到宿舍时,学生已从阳台回到房间,房里只有她一人,正坐在椅子上发呆。经过一个多小时沟通,这名学生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李霞害怕学生再次冲动,晚上就在这位女生的宿舍打了个地铺。第二天早上确定女生的情绪完全稳定之后,又继续回去值班。


之后一段时间,李霞一直关注这名学生,“我要知道她吃好、睡好,才能安心”。一个月后的一天,这名学生开开心心地来到值班室说:“阿姨,我以后遇见问题一定好好考虑,做个理智的成年人。”


后来,她每每经过值班室,总是给李霞一个甜美微笑。李霞说,这是一份内心的欣慰感,也是一种职业的幸福感。


李霞的声名早已超出了东四栋宿舍楼。


另外一栋楼的大二姑娘张芳(化名)一度得了抑郁症,感觉朋友们都离自己远远的,这个世界都不像自己想象的样子。


李霞注意到她的情况后,每次见面总是主动打招呼,慢慢约她到自己的值班室聊天。怎么交朋友,怎么看内心对朋友的猜疑,怎么安心学业,李霞不断释疑解惑,总是能说得小姑娘心悦诚服。


面对记者,张芳说出了一个不曾告诉过别人的梦想:要做一个像李霞一样的宿管员,把希望传递下去。


8年的寒假,李霞一直坚守在岗位。“节前有不少学生留校,有的要做兼职,有的准备复习考试,我得陪着她们”。


除夕夜,留校学生基本都回家了,李霞一家在宿舍看着春晚过年。“学生都走了,可寝室里还有她们的电脑等贵重物品,这里一天24小时不能离人,每天都要巡楼几次。跟我对班的宿管阿姨要回老家过年,我就申请来值班。”李霞的家就在附近小区,但8年来,都是丈夫和女儿到学生宿舍来跟她团聚、陪她巡楼。


不是没有遗憾。


女儿随李霞来到学校的时候,只有3岁,后来上幼儿园、小学,参加各种培训,几乎都是她爸爸接送。


很多次,女儿问李霞什么时候能陪她看电影、去动物园,每次看到孩子充满期盼的眼神,李霞都感到亏欠孩子太多。


当李霞获得全国大奖的消息传出,丈夫所在学院的电子屏上第一时间发出了祝贺。同事调侃“一个成功的女人身后有一个成功的男人”。


丈夫为李霞这些年的付出和收获开心,他特别高兴的是,孩子一直跟爱人住在宿舍楼里,自理能力特别强,小学作业一直是自己完成,不需要辅导。


“付出的是爱心,收获的是亲情。”学生们都把霞姐当成知心朋友、可信赖的亲人,许多学生毕业后还与她保持联系。李霞的抽屉里,珍藏着毕业生从全国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很多孩子毕业后,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来请她吃饭;知道她长期留校过年,孩子们大年初三来给她拜年。


2016年2月,这个普通的宿管员被评为学校“十佳管理工作者”,和一众教授一起,被学校奖励。“当时一个教授听说我是宿管员,连着向我们处长确认了3遍”。


“宿管员给人的印象就是大爷大妈,而李霞改变了人们对宿管员的认知,她自信、热情、乐观,与学生们打成一片,她不仅是生活的服务者,还是思想的引导者。”校领导在大会上评价她,浑身都是角色。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