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岁高龄产妇:“生孩子当天爬出了一年的楼梯”

发布时间: 2018-5-6 11:32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分娩室里,助产士让产妇坐在导乐球上,等待生产。

  冰城42岁高龄产妇:“生孩子当天爬出了一年的楼梯”

  生活报5月6日讯 (记者徐日明 文/摄)在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的产房后面,有一个12级的台阶,这里外人看不到,但是好多哈尔滨市的产妇都不陌生。

  自1990年,这个分娩室建成以来,楼梯只连接分娩室,这里僻静、安全,外人进不来,走几步就能找到医生。28年来,好多难产的产妇,都在这里爬过楼梯,一阶一又阶,一次又一次。助产士表示,枕横位是难产的主要原因,枕横位的产妇要不断地改变胎儿在产道中的旋转位置,才能让胎儿顺利生产,而有的产妇为了迎接第一声啼哭,在这里走走停停要往返数十次,任汗水淋漓,也不肯停下来。

  5月5日,是世界助产士日。记者来到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的这段楼梯前,听助产士们讲述她们陪着准妈妈们一起,为了迎接崭新的小生命,在这段台阶上艰难行走的往事,品味着辛苦、甜蜜、充满希望的生活。

点击进入下一页

助产长肖艳抱着刚出生的孩子,一夜的疲劳都没了。

  42岁高龄产妇“生孩子当天爬出了一年的楼梯”

  【“我怀孕以来净养着了,这一夜我爬的台阶等于这一年的总和。”42岁的产妇王娜说。】

  “圆宝”刚出生不到十天。她生下来的时候,妈妈王娜已经累得快虚脱了,可是看到女儿顺利降生,王娜喜极而泣。毕竟,她已经42岁了,“圆宝”这个名字,是她五六年前就起好了的。

  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分娩室助产长肖艳介绍说,42岁的年纪对于产妇来说,无疑是高龄了。生产有三个要素,骨盆、胎儿和子宫收缩力,好多年纪超过35岁的产妇子宫收缩力差,因此孩子胎头的枕位都不够理想。

  当日17时许,王娜进了分娩室,随即进入第一产程,但是孩子却没动静。助产士密切地观察着胎心,一切都正常,王娜不断变换体位,可是孩子就是不动。“咱们爬楼梯吧”王娜听从助产士的建议,开始了缓慢地爬台阶。

  “楼梯有12阶,为了安全,第一次爬我就记住了。这12阶楼梯太长了,从怀上孩子我就没敢太运动,生怕孩子会有危险,毕竟已经40多岁了。现在每走一个来回,我都要休息几倍的时间。”王娜说。

  为了让产妇得到足够的休息,在走了三个来回以后,王娜在助产士的陪同下回到了产房,两个小时以后,王娜再次感到疼痛,胎心正常,孩子仍然没有娩出的迹象。 “咱们再去走走看吧,毕竟上楼的动作两腿不平衡移动,有助于胎头位置在产道中摆正。”于是,王娜第二次跟着助产士,回到了那个12层的台阶。

  “我要自然产,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来,我是母亲,我能行的。”王娜说。她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次日凌晨3时,在进入分娩室10个小时后,筋疲力尽的王娜终于感到体内有物体下坠……

  “助产长,我好像要生了。”王娜满是汗水的脸上幸福地笑着。

点击进入下一页

助产士扶着产妇爬楼梯。

  230斤的超重产妇“我们两个人扶着她走”

  【“她太重了,所以孩子生产困难,在爬台阶的时候,我扶着她,后面还有一个人护着她。”助产长肖艳说。】

  李雪26岁,在要生产的时候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宫颈条件好,宫缩力正常,骨盆也够宽,但是她仍然是一个难产的准妈妈,因为她太胖了。医生介绍说,在进入分娩室的时候,她的体重达到了230斤左右。原本体重就有180多斤,怀上宝宝以后,她的体重涨了50斤。

  当日16时左右,李雪宫口开至6厘米,进入了分娩室,但是进展异常缓慢,4个小时以后,宫口仍然在7厘米多。医生表示,因为肥胖的原因,使得这个年轻的妈妈软产道内的空间变小了,也因为营养过剩的原因,宝宝很大。大宝宝和因为肥胖而狭窄的产道相持着,使得孩子迟迟无法娩出。

  当看到其他产妇爬楼梯的时候,李雪对助产长肖艳说:“也让我试一试吧,活动一下也许孩子就能快点儿生出来了。”

  “她太重了,我怕一个人扶不住她,于是叫上助产士耿德慧一起来帮助。我扶着产妇,让李雪在后面护着。下楼的时候我在下面,耿德慧扶着她走。”肖艳说。

  “那次我们爬楼梯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零时左右了,正是人体力最弱的时候。我们扶着产妇,希望能节省她的体力,可是我们已经陪着三个产妇爬了上百次了,腿都有点儿软了。”耿德慧说。一个小时后,当助产士对李雪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宫口已经完全打开了,但是孩子头是枕横位,仍然无法娩出。

  “再爬楼,必须通过骨盆摇摆来纠正胎头的旋转位。”于是,两名助产士又扶着李雪来到了12级台阶。

  次日3时,在李雪进入分娩室的第十一个小时,在第四次爬楼之后,随着“哇”的一声,一个八斤多重的胖小子终于诞生了。“李雪累坏了,我和小耿也累得够呛,我们的分娩室一夜要生七八个孩子呢。”肖艳说。

  “剖后顺”产妇

  “每走一步我都看她的表情”

  【“前几天那个‘剖后顺’产妇才是最让人紧张的,因为担心产妇会子宫破裂,医生、护士做好准备,我们就在大家的注视下爬楼。”肖艳说。】

  刘彩云是一个二孩妈,29岁,身体情况良好,也不算胖,却也因为枕横位而难产。她的难产让助产士们感到了紧张,因为她生的第一个孩子是剖宫产,如果子宫原有斑痕破裂,对母亲和孩子都是重大的损伤,甚至可能会子宫破裂造成大出血危及生命。“在第一个孩子剖宫产之后,应在三年左右怀孕为宜,那时候子宫弹性是最好的,而刘彩云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距离剖宫产还不到两年,虽然已经达到了安全标准,但是身体恢复的时间仍然显得太少。”肖艳说。

  当日20时,刘彩云进入了分娩室。很明显,她也知道自己自然生产是具有危险性的,显得特别紧张,呼吸急促。肖艳和助产士刘焕娟一直在安慰着她,让她推着小车在屋子里走,以改善她的呼吸,让她坐在导乐球上,不断地改变着摇摆着骨盆。到22时的时候,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助产长,要不要带她也去走走台阶?”刘焕娟问,但是助产长没有立即同意。她先是检查了胎心,随后又问了刘彩云疼痛的情况和位置,最后她又检查了刘彩云的肚皮,是否出现了“缩复环”。在检查了一遍之后,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助产长又通报了医生,请医生、护士做好准备,一旦出现子宫破裂可以立即施救,随后又确认了设备可以随时启动,药品充足,这才扶着刘彩云来到了台阶边,虽然爬台阶是一个老方法,一些老人的土方子中也有这个项目,但如果让产妇在不正确、没保证的情况下爬台阶是有危险的。

  狭窄的台阶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在医生、护士、助产士的注视下,肖艳扶着刘彩云开始爬台阶了。刘彩云走得很小心,肖艳更紧张,每走一步,她都看着刘彩云的脸色,刘彩云的脸上刚出现一点痛苦,肖艳就会立即询问疼痛是否均匀,并让刘彩云指给自己看疼痛的位置。

  肖艳告诉记者说,如果疼痛不均匀,即下腹显得更疼些,就有可能是子宫破裂,需要立即施救。而且,子宫破裂时通常在产妇肚皮上会出现“宫缩环”,这道环将上腹和下腹明显分开,这也是有危险的。而且,每走两次,肖艳都会若无其事地带着刘彩云回到分娩室,无论她有没有异样,听一听胎心,并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

  “助产长,我能行的,为了我的孩子,我能坚持得住。要不咱们再去爬两次吧。我都等不及要和他见面了。”听刘彩云这么说,肖艳又带着她来到了那段从不走外人的台阶。

  “最终,所有的急救准备都没用上,刘彩云在次日2时,进入分娩室六个小时后,生下了一个男孩。那孩子可爱极了,看着刘彩云那股高兴的劲儿,我感觉自己的疲劳全被驱散了,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力量,根本不像是一个已经50岁的人。”肖艳说。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www.baidu.com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