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信息

人物小结:

金喜全,男,京剧小生。河北人,回族。他的妻子熊明霞是上海京剧院旦角演员。1991年考入河北省艺术学校,1998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深造。毕业后进入上海京剧院工作,后就读于第四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师承叶派名家叶少兰先生。在校期间深得茹绍荃、萧润德、张春孝、毕高修等名家亲授。后又向小生名家叶少兰学戏,技艺更进。2004-2007就读于第四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

爱花脸,却学了小生


金喜全是河北人,出生梨园世家,父亲是当地京剧团的团长。

受家庭熏陶,4、5岁时,他就会自个儿扎着枕巾当甩袖,背唱前一天电视里播的戏;过年时,则挥舞着烟花棒权当武生的刀枪;小学四年级,金喜全跟着爸爸团里的同事学会了画脸谱;而每天最开心的事之一,便是放学坐上爸爸的自行车,听他哼哼老生、花脸的唱词,喜欢得很。

如今的“金帅”说,他小时候做梦都想唱豪气冲天的大花脸,“那时不喜欢小生,觉得有点娘娘腔,不够男人。”1991年,他在与妈妈“斗争”后(妈妈希望他继续念高中)考入河北省艺术学校京剧科,老师偏偏相中他学小生,13岁的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老师先做了一件事,摸他后脑勺。“唱花脸的都要剃头,画脸时得刻意将发际线往后(头顶)移,显得脸大、威武。但这样一来,头部戴帽冠的区域变少,舞动起来帽子重容易掉。只有后脑勺长了一块反骨的,才能卡住。老师就在摸我有没有这块凸出的骨头。”

金喜全有,但老师仍试图劝服他。和京剧其他行当相比,小生对演员外形的要求高,胖了不行,高了也不行,必须五官端正身段好。大眼睛、瓜子脸、当时身高1.50米的金喜全既有“小嗓”,腰腿扮相又出众,是不多见的好苗子。

心不甘情不愿,在其他同学没分行当时,金喜全就被“订了终生”。台步课,别人叉开腿模仿老生动作,他得将腿并拢,走小生台步。直到一年后,他汇报演出唱了《雅观楼》得到好评,才慢慢有了兴趣。

13岁正式学京剧,着实晚了点。看过电影《霸王别姬》的都知道,学戏很苦,每天被师傅揍着劈叉扳腿拿大顶,“惨绝人寰”。电影外,金喜全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清晨6点半起来练嗓,一天有9~10小时要学京剧,练基本功、学剧目、练唱腔,直到深夜。“下午的两节文化课就用来缓劲,常常睡着。”

由于学的是文武小生,他不仅要唱,还要会打,腿脚功夫必须扎实。“北方练功房内有垂直的暖气杆子,我每天要钻进扶杆和墙之间狭缝里,把左腿踢到脑门,停住,用绳子绑在暖气杆上耗半小时至一小时。那真是钻心的疼呐,又疼还痒,我连哭带拽自己头发,还得反复唱‘奋~雄~威~’。最后放它下来,右脚迈步,左脚没知觉,‘扑通’摔地上。”这半小时,他说自己永远忘不了。

但他承认现在的功夫得益于那年的痛苦以及突飞猛进的进步。“最近我去给大学生开励志讲座,做示范时,不用热身就能把腿踢到脑袋边儿,这全归功于当年打下的底子。”

爱唱戏,尝试编、导

金喜全最新添加的身份是“编剧”、“导演”。

在2010年11月19日的“粉墨金生”京剧专场中,他除了出演京剧小生代表剧目《吕布与貂蝉》、昆曲小生经典选段《牡丹亭》中的“惊梦”,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新编历史剧《兰陵王》,作为压轴之作。

《兰陵王》讲述的是南北朝时期北齐王室的兰陵王高肃悲剧的一生,他骁勇善战,但因长相柔美而始终在战场上戴着狰狞的面具。他战功赫赫,最后却因功高震主在28岁时被皇帝赐死。

“‘兰陵王’这个人物很多京剧同行都想演,他的脸像女人一样漂亮,又身怀武功,正适合文武小生,苦于一直没人写本子。”去年8月9日定下“粉墨佳年华”的演出日期后,金喜全决定试一试,自己写。

一共103天的准备期,包括创作、配乐、排练。前20天,他的本上一片空白。“看了很多资料,听了粤剧、河北梆子的《兰陵王》,还是没有一个‘点’。”

20天后,他突然想到了,“面具!戴上面具是一种性格,面具之后是另一种性格。现在的我们不也是这样吗?每个人为自己准备了好几个面具,应对不同的场合。”

随后,他奋笔疾书,花了5个小时一口气写了94句唱词。“作为折子戏,唱词太多了。”他最初的构想是做成一部大戏,但受演出时间限制,最后只能浓缩成44句。

“一世铿锵,几度凄凉。奈何生死,独笑沧桑。”“真性情出卖了忠臣良将,假面具保全了奸佞魍魉。”“兰陵一死无别挂,虑的是长城断,战火燃,生灵涂炭罹祸殃。”……他背诵戏中的唱词给记者听。

“都是你的原创?”记者表示惊讶。他有些小得意地点头:“从小喜欢古诗词和历史,加上这些年京剧唱词的熏陶,也算一专多能吧。”这出戏是他综合能力的体现。

当年,民间为了纪念兰陵王,编有“兰陵王入阵曲”和“兰陵王入阵舞”,后失传,“却被日本遣唐使带回日本保留至今。”

现在,金喜全把这两样取回、用在了戏里。音乐编曲由他的琴师担纲。

“今年会继续打磨这部戏,包括扩展戏份和内涵、突出古曲和舞蹈、订做漂亮的意大利面具、服装舞美上也追求精致。希望早日纳入京剧院的创新剧目之中。”

金喜全今年33岁,正是一位京剧演员的好年龄,“还有很多戏没学,或学了还没演过。”但作为小生,如同美貌女子,终拗不过时光的不留情面。

“演小生和花旦的,年轻时肯定比老了好看。演而优则导、编,既是锻炼各方修养,也能拓宽自己的路。”京剧名家尚长荣也鼓励他多尝试,“京剧太缺懂行的导演了,你非常适合干这个”。

“爱”莺莺,却娶了“红娘”

金喜全的太太熊明霞与他同为上海京剧院的演员,两人经常搭档演出,夫唱妇随。《牡丹亭》中,金喜全演柳梦梅,熊明霞是杜丽娘;《兰陵王》中,“金帅”饰主角,熊明霞当仁不让扮起了他的郑妃。

和太太的相逢同样缘于一出戏。2004年夏天,上海京剧院应台湾方面的邀请,赴台演出《西厢记》,戏中熊明霞扮红娘,金喜全演张生,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式搭档。

“她以前学的是‘张派’红娘,但这出《西厢记》是‘荀派’红娘,两派有些细节的处理不同,她会乱,所以演出后我常常和她一起对戏、讲戏。”两人渐渐生出了好感,之后,又经常相约逛街,最后“撇开”莺莺小姐,结下了良缘。

2007年,宝贝女儿诞生,将金喜全的人生推上新阶段。“她现在才3岁多,已经能把我的本子倒背如流。”金喜全像所有父亲一样喜滋滋地描述:自己工作一天刚进家门,女儿就会冲上前说,“爸爸我们两人对戏吧。”对的是小夫妻俩在家摆“龙门阵”的戏码,“怎么上台,怎么亮相还得给她打鼓点”,简直是小戏痴一枚。为此,熊明霞特地做了个小水袖,“让她在家舞舞。”

去年12月,在金喜全的大学讲座上,3岁的女儿还应邀登台,现场来了段《叫张生》,举手投足间并不怯场,似乎父母幼时的路她即将再走一遍。

金喜全回顾自己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进入上海京剧院8年,每年人生中都有一两件里程碑的大事发生:拜小生名家叶少兰为师、收获爱情和女儿、赴德演出、自编自导《兰陵王》……“上海是个京剧大码头、重镇,一路走下来,这里的节奏、氛围、城市的精致陶冶了我,给了我许多机会。当然我也没闲着,正积极努力往前奔。”他说。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艺术名家

金喜全

相关新闻

更多 +
  •    没有相关新闻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