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社会法制 > 人生百态 >丈夫说句"滚"结婚4天的非洲新娘欲离婚但缺个翻译

丈夫说句"滚"结婚4天的非洲新娘欲离婚但缺个翻译

发布时间: 2018-11-1 16:20    查看:1563

莎莎至今还不知道,该如何来结束这段跨国婚姻。


这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非洲女孩,今年9月底到广安探亲期间,经介绍与当地小伙阿伟结婚。但她很快就后悔了,并提出离婚。不过,当她和阿伟前往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时,因为莎莎不会说中文,也不会英语,她看不懂离婚协议书,更无法就工作人员的提问作出回答。离婚,至今未能办妥。



阿伟与莎莎的结婚证


10月31日,四川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涉外婚姻都需要到省民政厅的婚姻登记处办理,夫妻双方如果要协议离婚,除了填写离婚协议书外,工作人员还会对夫妻双方做询问笔录,但如果夫妻中涉外的一方因为语言障碍无法与工作人员沟通交流,便需要找有资质的翻译人员到场帮助沟通交流。


但截至目前,莎莎仍未找到能帮助她离婚的“翻译官”。


缘分——


非洲女孩来川探亲,经人介绍嫁给广安小伙


莎莎今年25岁,是一名来自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女孩,这段跨过婚姻是经何先生牵线搭桥铸就的。


何先生告诉记者,莎莎是妻子的表妹。几年前,他在埃塞俄比亚打工时,认识了莎莎的表姐瑶瑶,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并登记结婚。最近三年,瑶瑶一直跟随何先生在广安岳池生活,并养育了一个孩子,平时帮着何先生经营一个小卖部,和附近居民已经慢慢熟络,能说一些简单的中文。


今年8月,何先生和妻子瑶瑶回到埃塞俄比亚,将莎莎接到广安岳池游玩。平时,莎莎也帮着表姐一起打理小卖部的生意。期间,常到小卖部买烟的阿伟,对这个新来的非洲女孩产生了好感。


莎莎(左)和瑶瑶(右)


“年龄大了,就想找个人结婚。”阿伟今年32岁,他上班的地方距何先生小卖部不远,他跟何先生表达了想娶莎莎为妻的想法。


尽管在埃塞俄比亚打过多年工,但何先生并不会讲埃塞俄比亚语言,她让妻子跟莎莎沟通,是否愿意嫁给阿伟,今后留在中国生活,“她(莎莎)当时也没说啥子,同意了”。


9月27日,莎莎和阿伟前往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结婚登记。


但仅仅几天之后,莎莎就后悔了。


离婚——


丈夫生气说了一句“滚”,她决定离婚


其实,在结婚之前,来到中国快1个月的莎莎仍未适应当地的生活。


在何先生的印象中,莎莎平时吃东西吃得很少,总是说“不饿”。“她不吃东西,我心里也很着急啊,万一饿出毛病了怎么办?”阿伟说,跟莎莎结婚后,为了照顾莎莎的饮食习惯,家里时常会煮几锅饭,有时甚至找莎莎的表姐过来帮忙炒菜,但即便如此,莎莎仍很少吃东西。


矛盾,发生在两人登记结婚的第三天。


阿伟说,当晚,他给莎莎打来热水,但莎莎并未理他,而是蒙着被子睡觉,并将自己打来的热水踢翻了。阿伟有些生气,习惯性地说了一句“滚”。


“我当时也就是说气话,以为她听不懂。”阿伟说,因为莎莎不懂中文,自己也听不懂莎莎讲话,两人平时靠打手势交流。但他没想到,这一次,莎莎竟听懂了自己说的那个“滚”字,随后便开始生气。


第二天早上,阿伟带着莎莎去超市买东西。“她那几天都很少吃东西,我就给她买了牛肉干,拿出来给她,又只吃了一点就不吃了。”阿伟不知道莎莎为何如此,有些生气的他随后在地上跺脚。


莎莎看到后,随后气冲冲走出超市,径直回到表姐家,并一直在表姐家住下。阿伟说,自己去接过几次莎莎,但后者拒绝跟他回家。


瑶瑶告诉记者,莎莎之所以不愿意回家,是因为觉得阿伟“话多,还让自己‘滚’”,这是莎莎决定要与阿伟离婚的主要原因。


阿伟最终同意了莎莎的离婚要求:“她既然坚持要离婚,我也同意,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但是让阿伟和莎莎两人想不到的是,离婚手续,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尴尬——


找不到“翻译官”,离婚手续无法办理


前段时间,何先生陪着莎莎和阿伟两人前往省民政厅去办理协议离婚手续时,被工作人员告知,他们需要找一名有资质的能翻译埃塞俄比亚语言的人员到场帮助沟通,才能为其办理离婚手续。


“我也打听了一些翻译公司,但都没有这方面的翻译人才。”何先生只好带着莎莎和阿伟回到广安。


“她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我们之间也没法交流啊,至少,她要能看懂自己填写的表格上是什么内容吧。”上述工作人员说,找有资质的翻译人员到场帮助莎莎沟通,也是为了保障莎莎的合法权益。


随后,记者联系了成都多家翻译公司,不过均被告知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翻译人员。一家翻译公司工作人员说:“可能整个四川都找不到这样的翻译人员,会这个小语种的人太少了”。


何先生也想过,让莎莎和阿伟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离婚,但法院工作人员提醒他,即便起诉,也需要翻译人员。让阿伟担心的是,如果他与莎莎不能成功离婚,自己接下来将无法重新结婚。


采访期间,莎莎一直坐在小卖部门口的凳子上沉默着,谈到离婚事宜时,表姐瑶瑶仅能将一些简单的提问翻译给她听,然后再将她的回答简单翻译成中文告诉记者。


望着一直沉默的莎莎,何先生叹气:“我们说话她听不懂,她说话我们听不懂,哎,才恼火哦。” 成都商报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