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史海揭秘 >护送毛主席参加陈毅追悼会 警卫员被要求带足枪支弹药

护送毛主席参加陈毅追悼会 警卫员被要求带足枪支弹药

发布时间: 2019-12-12 19:41    查看:2892


毛泽东等人在陈毅元帅的追悼会上(资料图)


陈长江,1950年选调北京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1951年开始进入中南海,历任警卫员、分队长、区队长、中队长、副大队长、副师职参谋等。保卫毛主席27年,是建国后历时最久的警卫队长。多次领命回农村调查,有时直接汇报,受到毛主席表扬:你忠诚、老实,反映情况可靠。离休后著有《毛泽东最后十年》。


1952年的一次谈话


1972年1月8日,在我的记忆中尤为深刻。那天下午,我正在中南海游泳池值班,忽然接到通知:主席要去八宝山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立即出发。我们都很吃惊。


之前,我得知陈老总在医院病逝,觉得很意外。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身体很好,精力充沛,性格豪爽、开朗。他的突然去世,使大家感到很悲痛。


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多年,曾多次见过陈毅来主席处。陈老总不仅是主席在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也是在诗词上能和主席唱和的诗友,这在众多的老帅、将军中是为数不多的。主席对陈老总的功绩、对他的忠诚和才干非常看重,在不少的场合称赞过他的高尚品格。


记得我和主席的第一次谈话,他就提到了陈毅。那是1952年4月的一个上午,大约10点左右。毛主席工作了一个通宵出来散步,看见了我。不知道是初见觉得新奇,还是我的哪些特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迈着稳健的步伐朝我走来。


“你是哪里人?”毛主席在我面前停下,微笑着问。“我是……”我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出来,毛主席摆一摆手,示意我不要往下说了。他说:“听出来了,听出来了。”主席面带喜色地向我一笑说:“你是苏北如皋、海安一带的人,对吧?”


“是的。”我惊异于主席的听力和判断力,忙说:“我是海安人。”


“噢。”毛主席若有所思地说:“你们那个地方,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打过不少的仗啊。解放战争开始时,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歼敌五万,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主席稍作停顿,又说:“陈毅同志和黄桥的顽固派,有打有拉的,统一战线工作做得好啊,你知道吗?”“黄桥的烧饼很有名,它支援了我们的人民军队,黄桥人民是有功的。”


1972,毛主席的精神状态难以捉摸


陈毅元帅去世时,我们得知追悼会有很多限制,要搞小规模的、低规格的,政治局委员一般可以不参加;加之很久以来,主席一直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特别是八宝山,几乎从未去过,因此,在我们的工作中,没有做任何去八宝山参加这类活动的准备。现在突然提出要去,这使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非常紧张,况且预定的追悼会时间就要到了。


我马上报告了周总理办公室。之后立即调来了主席外出所需的大小车辆,通知随卫分队迅速做好出发的准备。我还特别关照随卫的队员们,每人都要带上长、短枪和足够的弹药,在随行的一辆面包车上待命。“文革”这些年,我也有了经验。不管怎么说“形势一片大好”,也要随时提高警惕,并且林彪事件也使我们更加警觉了。因而我们的警卫部队在各个方面均有较充分的准备,有几种应付突发事件的预案。要战胜敌人,就必须想到前面,做到前面,如此才能防患于未然。


刚准备就绪,汪东兴、张耀祠也赶到了。这时,我见小张(张玉凤——编者注)等人扶着主席出来了。我看见毛主席穿着他平时常穿的那件睡衣,下身穿着一条绒毛裤,连帽子都没有戴,迎着凛冽的寒风就要上车。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穿这样单薄的衣服怎么行呢?我知道主席有皮帽子、皮大衣,都在那里挂着,伸手可取,为什么不给主席多穿点?天气这么冷,他怎么受得了呢?我心中在埋怨小张他们没有尽到责任。指导员李连庆拿来棉大衣,就要往主席身上披。主席摆了摆手,表示不要,而且态度倔强,使人不好再去劝说。


那几天,主席的精神一直不好,吃饭、睡觉都不正常,脸色苍黄,一脸阴霾。是焦躁?是困倦?使人难以琢磨。看到我们,也不像往日那样主动说话,问这问那;而是不管见谁,都板着面孔,没有一句话,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我们一行几部车子,组成一个不大的车队,出中南海西门,经长安街向八宝山开进。我和张耀祠坐在头车,主席的车在中间,后面是警卫们的面包车。


我们的车子在八宝山公墓小礼堂门前停下。门口冷冷清清,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有首长在门外迎接。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通知晚了,有关方面还没有准备好,而主席已来到了。我顾不得主车到达,便与他们交代一句,迅速进入小礼堂,通知他们毛主席到了。


毛主席要参加追悼会,这一下子就突破了许多人为的无理限制,使追悼会的规格无形中提到了最高,这种情况是少有的。这样一来,有些政治局委员本想来而不方便来的,也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那几个本不打算来的,也不好不来了。还有陈老总生前的重要友人,像西哈努克亲王、宋庆龄副主席,原本就要来的,自然也让来了。上述组织工作做起来,还是颇费周折的。可是,当我到了接待室时,惊奇地发现,周恩来、宋庆龄、叶剑英、邓颖超、李先念、康克清等已经到达。他们中不少人是原计划出席名单之外的,这使我非常佩服总理办公室的工作效率和出色的组织能力。


我告诉总理:“主席来了。”总理看见我,似乎已明白了一切。他一面嘱咐人去找陈毅夫人张茜,一面带头出来迎接毛主席。毛主席与周恩来在礼堂前厅相遇了,两人亲切地握手,却没说什么话。周恩来领着毛主席来到先期到达的人们中间。毛主席与在座的宋庆龄、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等一一握手。主席与他们中的许多人很久没有见面了,这中间又经历了很多变故,所以有许多话要讲,大概又不知从何讲起。何况此时此地,并不是适宜谈话的场所。


“林彪是反对我的,陈毅是支持我的”


恰在这时,张茜来了。


毛主席见了,就要上前迎接。张茜紧走几步,来到了主席的面前。“主席,你怎么也来了?”这是满脸泪痕、泣不成声的张茜见到主席的第一句话。


毛主席看着悲戚、哽咽的张茜,也潸然泪下。他亲切地拉着张茜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一位好同志。”


此时此刻,张茜看到毛主席,很激动,也不知有多少话要向主席说。然而,她是顾大局识大体、严以律己的老革命了,她只是说:“陈毅有时不懂事,引得主席生气了。”


毛主席似乎已知道她的下文是什么,便急忙打断她的话说:“不能这么说,也不能全怪他。他是个好人,陈毅同志是立了功的,他为中国革命、世界革命做出了贡献,这已经做了结论嘛。”毛主席又说:“陈毅同志,他跟项英不同。新四军4000人在皖南被搞垮了,后来又发展到几万人,陈毅同志是执行中央路线的,他是能团结人的。要是林彪的阴谋得逞了,是要把我们这些……都搞掉的。”


这时,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莫尼克公主也赶来参加陈毅追悼会,他们是这次活动中绝无仅有的外国人。毛主席与西哈努克亲王亲切交谈。毛主席庄重地告诉西哈努克:“今天向你通报一件事情,就是我那位亲密战友林彪坐一架飞机要跑到苏联去,但在温都尔汗摔死了。林彪是反对我的,陈毅是支持我的。”


西哈努克亲王面目紧张地望着毛主席,林彪出逃一事,我们还没有向国外公开发布消息——西哈努克亲王是得到毛主席亲口告知此消息的第一个外国人。毛主席接着说:“我就那么一个亲密战友,还要暗害我。阴谋暴露后,他自己叛逃摔死了。难道你们在座的人不是我的亲密战友吗?”


毛主席停了一会儿又说:“陈毅同我吵过架,但我们在几十年的相处中,一直合作得很好。”


这时,陈毅的几个孩子也被找来了。毛主席问了他们的名字,周恩来在一旁做了仔细介绍。主席说了许多勉励的话,大意是希望他们继承父亲的遗愿,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谈“二月逆流”,对老同志发出重新评价信号


毛主席在讲话中,还谈到了所谓“二月逆流”的问题。他说:“那是陈毅他们老同志对付林彪、陈伯达,对付王、关、戚的。”这无异是对在座的李先念等一批老同志在怀仁堂行为的一种肯定。而且在众人面前讲出来,本身就是对“二月逆流”的公开表态,事实上也是对那些被打倒的“靠边站”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老同志发出重新评价的信号。当然,这也是毛主席为人坦诚的一种写照。


主席又讲:“陈毅为中国与世界人民的友谊做出了很大贡献,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做出了贡献,是有功劳的。”讲到这里,主席愤愤地说:“姚登山(曾任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参赞、‘文革,中外交部造反派头目——编者注)夺了外交部的权20天,比陈毅当外交部长20年犯的错误还多。”


谈话结束时,张茜关切地说:“主席,您坐一下就回去吧。”毛主席说:“不,我也要参加追悼会。给我一个黑纱。”于是,他们把一块宽大的黑纱戴在了主席睡衣的袖子上。


追悼会开始了,周总理在陈毅的遗像前致悼词。悼词简述了陈毅一生的主要经历,高度评价了他为革命事业所做的重大贡献。并指出:陈毅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士。几十年来,他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坚持战斗,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战友、老同志,是我党、我军的一大损失。


毛主席站在队列前的正中,他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轻轻颤动,静静地听着。我似乎能感觉出他的巨大悲痛。而且,在这悲痛之中甚至饱含着某种更深层的感情冲击。这时的我就站在主席身后不远的地方。我真担心啊,怕他经不起这种悲痛的打击。


周总理的悼词宣读完了。主席和大家一起,向陈毅的遗像和骨灰盒行鞠躬礼。


追悼会结束了。主席再次与张茜握手,并深情地嘱咐她节哀,希望她们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张茜和孩子们一起把主席送到车前。我打开车门,请主席上车。但他抬不起腿来,很吃力,小张(张玉凤——编者注)和我们几个人把他搀扶上车。


从追悼会回来,主席很悲伤,几天没有休息好。接着就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两次休克。


毛主席的身体,就是在这个时期垮下来的。从1951年1月到1977年共27年,我一直跟随毛主席,直到把他的遗体送至“毛主席纪念堂”。


来源:人民网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