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历史热点 >又是一年高考时!那年高考后你在做什么?

又是一年高考时!那年高考后你在做什么?

发布时间: 2018-6-8 20:29    查看:13455


2001年10月11日,《北京日报》9版



等着去北航报到的日子里,捡破烂的闲暇,高旭在自家院子里读书。李钊/摄



▼1992年12月26日,《北京日报》6版



1994年11月30日,《北京日报》8版



▼1992年8月12日,《北京日报》1版



▲2014年7月2日,《北京日报》10版



▲2004年6月11日,《北京日报》7版



▲2011年夏,北京京郊一处驾校内人头攒动,高三毕业生扎堆儿学车,造成驾校市场一时间“高烧不退”。



▲2012年6月20日,《北京日报》23版



▲在二中门前,刚刚结束高考的高三毕业生正在整理捐赠给灾区考生的复习资料。饶强/摄



2012年6月18日,《北京日报》4版



▲2006年6月14日,《北京日报》6版



▲2015年6月11日,《北京日报》11版



▲2014年6月10日,《北京日报》6版


勤工俭学不怕吃苦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在上世纪90年代,看报是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手段之一,报业发展也正红红火火。再加上当时“在不影响交通、市容的前提下,零售报纸无需执照”政策的助力,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报贩比比皆是,早已成为古都一景。每到寒暑假,都有大批的学生走上街头,加入卖报的行列。


据1992年12月26日本报6版《京城报贩》报道,1991年高考结束后,70后考生师大附中姜展红同学就利用暑期,带着妹妹,冒着酷暑,天天零售晚报。一个月下来,姐俩收入100多元,既锻炼了自己也增加了收入。


还有一些幸运的70后,在高考刚刚结束后,就赶上了京伦饭店在旅游系统率先启用“店外小时工”的招工改革。70后高考生们要求做“小时工”的目的很明确:试试自己的能力,通过自己的劳动增加点收入。(1992年8月12日《北京日报》1版,《京伦启用“店外小时工”》)


家在农村的70后,高考结束后的打工更不怕吃苦受累。1994年11月30日,本报8版《只要经历过》文章写道,高考榜上有名、决定假期去打工挣学费的70后高考生张宗坤,干起了挖下水道的苦差事。他在烈日下忍着难闻的味道拼命干活儿,一直干到开学。挣足了半年学费的他感慨:当时看来是那么难以承受的,现在回想起来倒觉得无所谓了,因为我知道在以后的人生旅程中,还会有比这更艰难的事情,但只要经历过,就是一份宝贵的人生体验。


“妈,考试完了我就去挣钱。”永乐店中学的80后高考生曹艳文对妈妈说。懂事的孩子早就想好了,不管考上没考上,都出去打工,考上了给自己挣学费,万一考不上就贴补家用。(1999年7月10日《北京日报》5版,《让自己好好美美》)


在80后高考生中,一位1983年出生的河南女孩的经历,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关注。她就是高旭,出身贫寒却不坠青云之志,靠捡破烂供给自己的学费,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旭用一袋袋破烂达成了自己不断向上的愿望,练就了坚韧顽强、不屈不挠的生活信念,获得了自尊、自强、自立的生活品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劳凯声说,中华民族素有刻苦努力、奋发图强的传统。古有悬梁刺股、囊萤映雪之佳话,今有顽强不屈、自立成才的美谈,高旭同学的奋斗精神确实代表着一种值得弘扬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2001年10月11日《北京日报》9版,《逆境和磨难是成长之师》)


到了90后这一代,因为百姓生活普遍更加富裕,赚钱已经不是高三毕业生打工的最重要原因,他们更希望通过打工来丰富人生经历。90后女孩舒婷在高考前就已经和同学约好去打工,“念了这么多年书,整天就在校园里打转,我们的人生其实很单调,所以都很想利用考后的空闲时间增加一点社会经验,也有利于开阔视野,让自己融入社会,我想这会让我的人生经历更丰富多彩”。


舒婷最希望到麦当劳当接待员,或到公共汽车站点当志愿者,当家教也是不错的选择。


和舒婷一样想去打工的考生都说,不在乎赚多少钱,只看重那一份和象牙塔内不一样的感觉。一位姓郑的男生提到被美国卫斯廉大学文理学院录取的同学,后者的成绩在外国语中学高三年段700名学生中只排在300位,却能考进世界一流大学,说明能力比成绩更重要。“我们现在急需补上的,就是人生的阅历。”(2012年6月20日《北京日报》23版,《后高考时代“加码”族增多》)


排队充电“加码”学习


高考完了干什么去?很多80后和90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充电学习。2004年6月11日本报7版《驾校和英语班排队》报道,来自交管部门的数据表明,暑假的两三个月,到各驾校学车的学生差不多有六七千人,其中以年满18周岁的高三学生为主。


在东方时尚驾校报名处,刚参加完高考的小李决定考个C本,当场就交了3000多元的学费。小李说,家里买了私车,反正早晚也得学,不如趁这个空当儿,赶快把驾照拿下来,也算有个技能了。


还有心急的家长,家里孩子还要再过十几二十天才满18周岁,但恨不得马上就让孩子把交规学了,等满了18岁就考试。


和学车一样,几乎每年高考结束后,英语培训学校都会迎来一批高三应届毕业生。他们一般都是在父母的“安排”下来充电的。社会竞争激烈,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有些“强项”和“硬功夫”。2004年高考结束后,在海淀区的新东方总部,快到午饭的点儿,六七个报名台前还排着六七十人,咨询台前也围着二十来人。西城一五六中学的高三毕业生康宁,就是在妈妈的陪同下来报名参加《新概念》第三册的英语学习班的:“上大学以后还得考四六级、考研,先提前打好基础吧。”


据介绍,新东方学校当时新增设的专门针对高三毕业生的大学英语预科班报名没几天就满额了,尤其是住宿班早在高考前就已经报满了。


为了给自己的未来“加码”,90后也选择在高考后学车、学外语。90后高三毕业生哲铖说,“会开车和懂外语现在就是必不可少的两条‘腿’,将来我们这批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不会开车的人肯定被视为‘瘸子’,还不如早点学”。(2012年6月20日《北京日报》23版,《后高考时代“加码”族增多》)


除了学车、学外语,一些有特色的学习培训班也受到80后和90后高三毕业生的追捧。例如,在2006年,部分培训学校在高考结束后的“悠长假期”专门开设了大学预科课程,受到了80后高三毕业生的欢迎。据开设大学预科班培训项目的新东方学校有关负责人介绍,高考结束后的十几天里,北京有2000多人报名参加了大学预科课程,全国的报名人数达到两万余人。还有一些培训机构组织高三毕业生在北京多所高校提前感受集体生活,学习团队合作精神。(2006年6月23日《北京日报》5版,《高三毕业生热衷大学“学前班”》)


在2009年,北京青年宫以每期500元至800元的平民价格办才艺班,同样受到了90后高三毕业生的追捧。90后高三毕业生们把才艺班当成了为大学生活提前充电的机会。北京四中的小董高考志愿填的是建筑系,听学长说素描对学习建筑很有帮助,高考完在家稍微休整了半个月,就开始了素描课的学习。北大附中的苗亦然,高考结束后第二天就到青年宫同时报了长笛班和素描班,她说,自己报才艺班的目的很简单,“除了喜欢,还想为上大学后参加社团、集体活动时更好地展示自己做一些准备”。


说起办才艺班的初衷,也很有些意思。原来是青年宫的多位工作人员的孩子都在这一年参加高考,高考后如何让孩子放松不放纵、轻松快乐安全地过假期,让他们担心了很久。抱着“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想法,北京青年宫就从2009年办起了暑期才艺班。“没想到推出后这么受欢迎,如今才艺班不仅是青年宫的品牌,更成了‘后高考时代’中学生们追捧的新时尚!”北京青年宫培训部主任苑建立说。(2014年7月2日《北京日报》10版,《考完了,再补一门才艺课》)


勇于奉献磨练意志


2008年,当全国人民都沉浸在迎接北京奥运会的氛围之中时,不幸突然来袭。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地震。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北京的高三毕业生当然也不例外。2008年6月10日本报5版《高三毕业生向灾区考生捐复习资料》报道,刚刚结束高考的二中高三毕业生再次返回学校,向延期高考的灾区考生捐赠复习资料,并向全市高三学生发出倡议,捐出复习资料,帮助同龄人顺利通过高考。


“眼看就要高考了,听说他们连课本都没有。”“我的高考结束了,我想我的资料能对他们在高考中考出好成绩提供帮助。”2008年6月9日上午9时,刚刚结束高考的二中高三学生们在校门外将自己的复习资料捐赠给灾区,他们还将自己的祝福写在复习资料的扉页上,向经受地震灾害的同龄人送去鼓励。


高考后相约看升旗,是另一些90后在高考结束后为磨练意志而做的选择。


2012年6月17日清晨4时许,太阳跃出地平线的时刻,天安门广场上万人翘首,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声中缓缓升起。在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结束后,十几名高三毕业生在天安门广场留下了高考后的第一张合影。在国旗下照一张,在天安门城楼前再合一张,孩子们久久不愿离去。


这是来自北京九中的一群高三学生,高考后相约一起来看升旗。前一天晚上9时,孩子们从石景山游乐园集合出发。虽然路程超过17公里,但大家决定,徒步去!


“高考结束了,看升旗,感受爱国精神,走着去,就为磨练意志。”一位同学说。


“到了,到了,天安门!”凌晨3时左右,同学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兴奋地跑进广场。“这次经历,我终生难忘!”一位同学说。(2012年6月18日《北京日报》4版,《“北京精神”在身边》)


毕业旅行放松身心


80后和90后高三毕业生们享受改革开放红利,大多数的家庭经济条件都比从前更加优越,短途游、国内游甚至是国外游,都成了家长们犒劳高三孩子的常见选择。


21世纪以来,高考结束后到分数揭榜前,都会掀起一个国内游的小高潮。2006年6月14日,本报6版《学生出游带来市场小高潮》报道就展示了高三毕业生们给旅游市场带来的巨大影响力。报道说,北戴河两日游的预订几乎爆满,这主要是因为考试分数还没有公布,所以很多考生选择了短途放松旅游。


从2009年开始,三五同学以“DIY成人礼”形式结伴出游开始在90后的高三毕业生中间走红,成了暑期的新流行。而且因为多数“成人礼”线路都是国内游,所以90后高三毕业生的预算基本都不会超过2000元。各旅行社为了争夺高三考生,使出的“花式”招数层出不穷。比如多家旅行社都对持有准考证的应届高考毕业生给予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的优惠。2014年,旅行社又对高三学生打出了“高考分数可直接转换为现金优惠”的招数。(2014年6月10日《北京日报》6版,《高考刚结束 旅行社争“揽人” 》)


到了2015年,90后有了专为自己制作的旅行报告。2015年6月11日本报11版《旅行社开抢毕业游市场》报道中提到,根据估算,中国当年高考报名考生942万人,按照人均预计消费3000元左右估算,毕业游市场规模将达近300亿元。


本版文字:黄玉迎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东方IC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