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时事资讯 > 图片新闻 >武汉:长江上空架“天梯”

武汉:长江上空架“天梯”

发布时间: 2018-7-10 15:46    查看:5589


(从左至右)中铁大桥局工人温远科、冯奎、胡贵明、陈飞、耍惹日布、赖仕良在南岸的施工平台上合影(6月8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无人机航拍的杨泗港大桥南岸施工现场(6月25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41岁的黄华(中)与工友乘坐电梯上工(6月10日摄)。从地面乘电梯到达顶部需要7分多钟。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来自四川泸州的34岁工人刘能(右)与工友在高空作业(6月25日摄)。他们的后方依次是鹦鹉洲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武汉长江二桥和武汉二七长江大桥。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工人在杨泗港长江大桥引桥部分架设主缆(6月25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工人在高空中架设主缆(6月10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50岁的杨仍财在架设主缆(6月8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来自武汉新洲的34岁工人陈晓辉观察并接收塔吊运送的施工材料(6月8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工人们在南岸架设主缆(6月25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刘能(左二)在工作间隙与工友小憩(6月25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在离地200余米的高空,工人们加紧施工作业(6月8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来自四川宜宾的25岁工人冯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准备返回地面(6月25日摄)。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施工现场,位于200多米高的“云端”。这是近80名中铁大桥局工人日夜奋战的阵地。他们穿梭在南北两岸的猫道上,完成主桥主缆架设和引桥承台、墩身、箱梁施工。滚滚长江的上空,一条优美的“天梯”缓缓铺开。


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一座双塔双层地锚式钢桁梁公路悬索桥,主跨1700米,一步跨越长江。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悬索桥。


目前正值高温天气,工人们每天早晨五六点开工上塔,中午最高温时段稍事休息,天黑收工才会回到地面,辛勤的汗水灌注在“天梯”的每一级。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