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社会法制 > 拍案惊奇 >考场一个喷嚏 牵出作弊产业链

考场一个喷嚏 牵出作弊产业链

发布时间: 2018-7-20 15:33    查看:13506

  考场一个喷嚏 牵出作弊产业链
   职业资格考试“保过班”靠作弊兑现承诺

点击进入下一页

  ▲ 常德市公安局民警从作弊考生身上搜到的无线接收器和无线耳机(上图)。警方在考场附近抓获部分犯罪嫌疑人,并缴获的无线信号发射器(下图)。

  新华社发 

点击进入下一页

  “学费”动辄数万元的职业资格考试“保过班”,竟是靠考场作弊来兑现“保过”承诺。近年来,一些职业资格证照考试火爆,部分教育咨询机构盯上这一商机,向考生收取3万至6万元不等的“保过费”,试图以组织考生作弊来牟取暴利。今年7月,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二级建造师考试作弊案,由此揭开了一条以考试“保过”为噱头的黑色产业链。

  考生打喷嚏 耳朵里掉秘密

  今年6月2日上午,国家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常德某考点55号考场内,考生正在答题。突然,一个中年男子打了个喷嚏,伴随着喷嚏声,一个米黄色的小东西从该考生耳朵飞出,掉在地上。监考老师发现这是一个微型无线耳机,耳机里正传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随后,考点工作人员将该考生带离考场,在对其进行人身检查时发现其腰带内还隐藏着一个白色的无线接收器。与此同时,监考老师又在另几个考室发现有考生携带同样的作弊设备。

  常德市人力资源考试院认为这可能是一起有组织的考试作弊案,随即向市公安局报案。公安局专案组民警立即进驻位于常德市区的两个二级建造师资格考点。

  起初,涉嫌考试作弊的多位考生面对民警的询问,均异口同声说作弊设备是在考场门口找陌生人买的。当日上午,无线电监测人员也没有再发现异常信号。

  当日下午,一名考生向公安交代,其设备来源于常德某教育咨询公司,同时,无线电侦测人员也再次发现异常信号。

  此后,办案民警于考点附近一茶楼内抓获正在操作无线发射器的犯罪嫌疑人唐某英,唐某英是该教育咨询公司的股东之一,其操作的无线信号发射器来源也指向该公司。

  公安部门对这家教育咨询公司进行搜查,查获大量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的物证、书证,同时还搜查到大量伪造的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公章。经连夜审查,专案组掌握了该公司董事长、股东及部分员工组织30余名考生作弊的确凿证据。2018年6月,多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获归案或投案自首。

  保过班背后是违法产业链

  公安机关发现,犯罪嫌疑人、常德某教育咨询公司董事长杨某是通过长沙某企业管理顾问公司购买作弊设备和考试答案。长沙这家企业也组织了多名考生到常德参加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

  这是一起两地企业合谋的考试作弊案。在考试前夜,两家企业各自组织考生共30余人进行作弊设备操作、作弊注意事项培训,并发放作弊设备。考试当日,犯罪嫌疑人组成设备操作组和答案播报组,一部分人携带无线发射器隐藏于常德市区的两个考点附近,另一部分人在公司办公室播报答案。

  警方查获的QQ聊天记录显示,考试当日,长沙某企业管理顾问公司的犯罪嫌疑人,在开考30分钟后,从网上购买了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的答案,并通过QQ传递给位于常德的答案播报组,同时,设备操作组人员将无线发射器开机。

  记者看到公安部门提供的物证,无线发射器上只需要插一张手机卡,并用手机拨打该卡号码,就可以将语音通过无线电发射出去。犯罪嫌疑人在考试当日购买了全新的手机卡,拨通无线发射器上的手机卡号码,播报考试答案。答案通过微型无线耳机传递给考生。

  警方介绍,考试“保过班”已形成一条产业链,该案先后抓获了犯罪嫌疑人12名,调查涉嫌作弊考生30余人,考生涉及浙江、广东、广西、湖南等多地。

  依据刑法,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为他人实施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而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试题及答案等行为,皆触犯刑法。

  山寨“建造师”靠挂名挣钱

  常德案并非这条作弊产业链第一次作案,他们早已将黑手伸向了2017年5月在湖南郴州举行的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组织20余名考生作弊。

  犯罪嫌疑人组织考生交数万元“保过费”进入“二建VIP”班,并制作了一款灰色背心,里面缝制着无线信号接收线圈。但由于多名考生都穿着同一款背心,被监考方发现异常,携带作弊设备的考生被赶出考场。

  然而,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是以两年内通过三科考试为限。2018年3月,犯罪嫌疑人又为2017年未通过考试的考生继续报考,还吸收了新的考生,并改进了无线接收器的隐蔽方式。已交费的考生重新交纳设备费1000元,新吸收的考生交纳了3万至4万元“保过费”。

  考一个证,交数万元,还要挖空心思冒险作弊,为何仍有考生对二级建造师证趋之若鹜,作弊失败还愿“来年再战”?

  侦办此案的常德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药案件侦查大队长谢修槐告诉记者,这背后还有一条深层利益链。“市场上有些建筑公司要申报资质承揽工程,企业里必须要有二级建造师、监理工程师等角色。有的企业没有这类专业人才,就找一些拿了证的人来挂靠,只要考了证,挂在一些公司,不用干活,就能每年白拿钱。我们追查到的作弊考生,有一些根本不是从事建筑行业的。”

  某考生在长沙一家汽车制造厂上班,他想考一个二级建造师证挂靠在亲戚的建筑公司,一年可赚一两万元挂靠费,故而交了3万元“保过费”。

  警方调查发现,在考试作弊的产业链上,犯罪嫌疑人还从事着“两头收钱”的勾当——考生如果考到了证件,他们又摇身一变成为“中介”,为“借证”的建筑公司牵线,从中收取高额中介费。

  在为建筑企业申报资质,或为从业人员申报资格证照时,这批犯罪嫌疑人还伪造了大量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公章。甚至少数考生被安排请人代考,代考收费高达6万元。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据新华社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