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民族 > 民族历史 >解密唐玄奘与兴教寺灵骨之谜

解密唐玄奘与兴教寺灵骨之谜

发布时间: 2013-4-22 17:16    查看:110

 

唐玄奘

  历史上的玄奘是怎样一个人?兴教寺又与玄奘有着怎样的关系?众人关注的玄奘灵骨现状到底如何呢?一时间有关唐玄奘与兴教寺的话题成为焦点。
 
  兴教寺与玄奘有着怎样的关系?

  玄奘灵骨现状如何?———

  近日,为配合西安的丝绸之路申遗工作,有关部门开始着手拆除千年古寺兴教寺内部分建筑,因兴教寺内玄奘塔,是玄奘灵骨奉安之所。因此一时间有关唐玄奘与兴教寺的话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那么,历史上的玄奘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兴教寺又与玄奘有着怎样的关系?众人关注的玄奘灵骨现状到底如何呢?

  玄奘身世

  史载,玄奘本洛阳缑氏县(今河南偃师市)人。又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和《续高僧传·玄奘传》所述,他俗姓陈名祎,出身于儒学世家,幼年跟父亲学《孝经》等儒家典籍,“备通经典”,“爱古尚贤”,养成了良好的品德。父亲去世后,二兄陈素在洛阳净土寺出家,即长捷法师。玄奘十一岁那年,便随长捷入寺受学《法华经》、《维摩经》等。“年十三,依兄长捷出家于洛。”

  玄奘出家后,首先在洛阳净土寺跟景法师学《涅槃经》,从严法师学《摄大乘论》(下简称《摄论》),达六年之久。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与兄长捷离开洛阳往长安,接着又赴四川,在空、景(慧景,摄论学者)两法师处学习。次年,玄奘到成都听宝暹讲《摄论》,又跟道基学“说一切有部”的《阿毗昙论》,接着在道振处学习《发智论》。

  为寻原典发足西行

  在四五年里,通过众多名师的指授,玄奘对“大小乘经论”,“南北地论”、“摄论学说”等均有了甚深的见地,闻名蜀中。但他并没有满足,武德七年(624年)到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中西部),相州是当时摄论学的中心,玄奘从慧休学《杂心论》,又到赵州(今河北省赵县境内),随道深学《成实论》,再回长安从道岳听受《俱舍论》,并向武德年间来华的中印度波罗颇迦罗密多罗(以下简称“波颇”)咨询佛法。

  早在南北朝时,佛教学术界就开始了“一阐提众生有无佛性”的论争。到玄奘时代,北方流行已久的《涅槃》、《成实》、《毗昙》学与真谛在南方译传的《摄论》、《俱舍》,构成当时南北佛学的主流。但玄奘师通过学习,深感真谛等古德译著不善,致使义理含混,理解不一,注疏也不同,对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分歧很大,难以融合。

  武德九年(626年),由中印度那烂陀寺来我国传授那寺学说的高僧波颇到达长安,在善兴寺译《大庄严经论》,传播戒贤的学说。这年,玄奘正在长安大觉寺,想必是受到波颇的启发,得知印度有佛教最高学府那烂陀寺和佛学大师戒贤在那里讲授《瑜伽师地论》的信息,因而决心西行,直探原典,重新翻译,以求统一中国佛学思想的分歧。唐太宗贞观二年(628年),二十九岁的玄奘,发足西行。

  贞观十九年(645年)正月,玄奘回到长安,结束了十七年的游学生涯,可谓满载而归。此后,在唐太宗的支持下,他于长安弘福寺组织译场,开始译经。在此期间,他“专精夙夜,不堕寸阴”。译经之外,“每日斋讫,黄昏二时讲新经论,及诸州听学僧等,恒来决疑请义”。译经讲法之余,玄奘还口授由弟子辩机执笔完成了著名的《大唐西域记》一书,全面记载了他游学异国的所见所闻。

  兴教寺几度枯荣

  唐麟德元年(664年)玄奘圆寂。史载,其灵骨初葬长安附近的白鹿原,当时朝野送葬者达百余万人。总章二年(669年),朝廷为之改葬“大唐护国兴教寺”(即兴教寺)。唐肃宗还为舍利塔亲题写塔额“兴教”二字。

  但之后千余年间,兴教寺却几度枯荣,历尽沧桑。唐中期开始,兴教寺已逐渐没落。唐文宗太和二年(828年),唐政府鉴于寺塔损毁严重,曾重修塔身。清同治年间(1862-1874)兴教寺遭兵燹,除三座舍利塔外,全寺付之一炬,几成废墟。1922年寺僧募修大殿、僧房十余间,又先后由朱子桥、程潜增建及修葺塔亭、大殿、藏经楼、山门等,并补修了三塔。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两次拨款整修。现兴教寺主要建筑有:山门、钟鼓楼、大雄宝殿、法堂、禅堂、藏经楼等。

  灵骨被分置几处安奉

  至于玄奘灵骨,一般认为唐末,天下大乱,为求保全,寺僧遂护携灵骨至终南山紫阁寺安葬。至赵宋端拱元年(988年),金陵(今江苏省南京市)天禧寺住持可政朝山来此,在废寺危塔中发现法师顶骨,遂亲自千里背负,迎归金陵天禧寺供奉。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寺僧守仁及居士黄福灯等将法师顶骨由长干寺(即天禧寺,后更名为大报恩寺)东岗迁至南岗,建三藏塔安奉。清咸丰六年(1856年),该寺毁于战火。清末此地建江南金陵机器制造局,民国改为金陵兵工厂。

  1943年12月,侵占南京的日军在施工中,从三藏塔遗址中发掘出安奉玄奘顶骨的石函。日军起初严密封锁消息,后因南京各界爱国人士抗议,汪伪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与日军交涉,日方才不得不答应将顶骨分为三份:一份于1944年10月10日在南京玄武湖畔小九华山建成砖塔供奉;一份由当时的北平佛教界迎至北平供奉(后由日本人分往日本);一份即存于南京鸡鸣寺山下当时的汪伪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而这后一份灵骨1945年由南京佛教界迎请到毗卢寺供奉,1963年为举行玄奘圆寂一千三百年纪念法会,又将顶骨奉迎至栖霞寺。

  “文革”开始,南京市佛协将这份顶骨送至市文管会保存。1973年,南京灵谷寺修复开放,经有关部门批准,该寺将这份顶骨从文管会请回供奉,寺内专设玄奘法师纪念堂,纪念堂正中心设13层密檐楠木塔,玄奘法师灵骨即安奉于此。

  当时被送往北平的那一份灵骨,后来经历了较多的分送、迁徙过程。首先,被日本人分出一部分迎往日本,辗转供奉于东京增上寺、慈恩寺和奈良药师寺等多处寺院。其间,1955年11月,应台湾佛教界之请,日方又分送一小块灵骨赴台,供奉在日月潭畔的玄奘寺慈恩塔内。留在北平的一部分灵骨,又分送国内四处道场供奉:北京广济寺、广州六榕寺、天津大悲院和成都文殊院。1956年印度总理尼赫鲁访问我国,提出礼请玄奘顶骨一事,后经周恩来总理同意,将供奉在天津大悲院的一份,由达赖喇嘛护送,在印度那烂陀寺玄奘学院建纪念堂供奉。

  1998年9月,为在海峡两岸炎黄子孙中弘扬玄奘精神,经国务院批准,南京灵谷寺分赠1颗玄奘顶骨舍利给台湾新竹玄奘大学供奉。2003年11月21日,为纪念玄奘诞辰1400周年,西安大慈恩寺又从南京灵谷寺迎请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安奉于新建的玄奘三藏院的大遍觉堂。

  长安兴教寺墓塔从未被发掘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有十余位陕西学者通过考证,一致认为实际上葬于长安兴教寺的玄奘墓塔从未被发掘过。从唐宋元明清至民国,历代对寺院重修的记载甚多,但寺塔始终完好保存,特别是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的重修,增建圆测、窥基两舍利塔于玄奘塔两侧,都有力地证明了玄奘墓塔完好、其遗骸仍瘗藏在兴教寺内。同时,有专家认为“史学研究应当把宗教信仰与历史事实区分开,僧人可政传得‘顶骨’应属宗教性说法,不应当做史实看待。”因而兴教寺玄奘遗骨安葬地是历史定论,“发塔”等奇谈怪论是以讹传讹,不能成立。

  当然,事实情况到底如何,以上谜团是否能得以完全解开,都还有待学术界进一步的研究。

 

 

 

转载自大公网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