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感叹

2017-04-19   作者:   浏览次数:1473   返回列表

我常回老家看望耄耋之年的老父亲。


父亲待在乡下老屋,仍不辍劳作伺弄几亩薄田,加上门前屋后的菜地,自己还要洗衣做饭照顾高位截瘫的大哥,竟然有时还可以戴着老花镜打打麻将,日子过得“蛮充实的”。


乐观的父亲总是感叹新生活的方便:用上了自来水,一年中很少停电,现代的洋房子比过去的砖瓦房好多了,从不漏雨,庄稼收获实现了机械化,省去了很多繁重的体力。感叹最多的,就是烧饭用的柴火的变迁。


父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深知柴火在农家的地位,真是太重要了。过去那个年代,柴火紧缺,父亲曾带着不到10岁的大姐,赶着板车走百十里路去邻县的京山砍柴。到我能记事起,棉梗是主要的燃料,家家户户都有棉梗垛、麦草堆,砍柴搂草的事没少做过。


农村实行家庭年产承包责任制后,柴火的窘况有了很大的改观。我上中学那阵,进入了蜂窝煤与煤球时代,村里甚至有人办了蜂窝煤厂。有的人家还自力更生,从煤厂拉回来比较便宜的煤末,加上黏土,以水搅和,用一个专门的模具,压出一个个蜂窝样的煤饼。自从有了蜂窝煤,家庭燃料就不那么紧张了。


改革开放数年之后,生活条件逐渐改善,许多人家都用上了罐装液化气,有条件的还在家中制作了沼气灶。燃气取代柴火,是农村燃料革命性的突破!现在,这个“柴”居然连火也见不着了——这就是电磁炉,看不见火苗也能做饭,如今父亲也会用电磁炉、微波炉了,而且不用看使用说明,父亲感叹道:这个社会,什么奇巧事出来,都有可能。


分享:

  • 评论()
父亲的感叹

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相关推荐

更多 +
辣椒 辣椒随笔

作者:

简介:

  • 此文章需要付费才可以阅读,
    以积分的形式购买!

    所需积分:0
  • 立即购买
  • 此章节需要付费才可以阅读,
    以积分的形式购买!

    所需积分:
  • 立即购买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